仪征市总工会
 
本站首页 工会概况 工会工作 工会新闻 党建工作 职工天地 劳模风采 政策法规 工会知识 维权热线
 
欢迎光临仪征市总工会!    今天是: 2018年07月18日  
 
槐香

来源:仪征市总工会 时间:2012-08-16
 
   槐香是槐树开花的时候弥漫的。那种随风飘来的香味儿,有时很淡,有时又会很浓烈。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只要走在路上,甚至在农家的小院落或堂屋心,那种甜丝丝的春花香,会自然地找上你。
   昨夜一场小雨,空气像过滤了一般地清新。清晨上班的途中,那缕再熟悉不过的气韵,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我贪婪地呼吸着,那槐香渐渐地就把我的身心内外浸透了。
   每逢五月,当槐花开放,你随意望去,就可看见满原野或住屋边的绿荫里面,有星星点点的白花叶在随风闪烁着。定晴看时再幻想一下,这星星点点的白花叶,真如一只只幼鸟似的,纷纷地从那叶缝里探头探脑的,它们在窥视着外面精彩的世界呢;又如传统意义上的大户深闺,躲藏在绣楼中,偷推开门户,朝外稀奇的打量着,有六分胆怯,三分向往,还有一分心跳。
   乡间会开白色花儿的植物,掰指头大概算一下:冬季有梅花和水仙;春天有杏花、梨花、李子和桔花;夏日有“六月雪”,它们是山坡上、沟渠边和其他野地里开着的;秋天里开着的就更多了,那还用我说吗?
   林林总总的白花,它们都是很美的,而我偏爱槐树花:不仅因为它普遍、掘实,还因它不择地,不需人侍弄,又香飘的醉!
槐花的白,是一种素净的白,乡气却大方:尽管有羞怯的时候,但可贵的是不作态,那种美,不惊艳,不是雕琢出来的;似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小家碧玉自妆成;如出水芙蓉的可人儿,又人见人怜。
   不是花中偏爱槐,此花常开在心间。细想,是有一个童年回忆的木槌,时常敲击我生命真谛的鼓点。
记得小时候,我家房前屋后和村上的很多角落,以及庄后的山坡上,到处种植的,好像除了槐树还是槐树。品种只两个:一种叫做“国槐”,其材质虽好,但长势太慢,一两年看上去,几乎没有变化,乡亲们都叫它“笨槐”。其唯一优点是:中秋以后,它的枝条上会结出一串串的槐豆。因为这槐豆还是一味中药,儿时的我们小同伴,会适时采下它,去到当地“供销社”卖钱,但是金额少的可怜,所以,我们对它少有兴趣。
   我们情有独钟的是另一品种的槐树:它生长的也不快,但是春夏秋冬来复去,一年下来是有变化的。这种槐树因全身上下长满了刺,所以大人们又叫它“刺槐”。还有叫它“洋槐”的,个中理由当时不知,想它不会不是土生土长的吧?后来看书,倒印证了少年的疑惑:“刺槐”原生处不在我国,它是19世纪末因何天缘没有查过,但它确实是从北美漂洋过海落户扎根华夏,这一点是肯定的。又不知何因,移栽我国后,它却非常地适者生存,仿佛游子浪迹天涯后的回归故里,一点不外性。我想,或许原本它就是我国的种也未可知的。总之,我是后来才对它感情渐深的。这其中,还有一个槐花可充饥的因素存在着,民以食为天嘛。
   槐花不仅可生吃,也能熟尝,这个常识,当下的年青人,体验的不多,听说的也很少,此不为过。我们虽懂此生存之道,但不愿感谢那个特殊年代贫穷日子的教导。现在回忆槐花盛开的少年时,村里村外,凡有槐树冠盖的地面,槐花们晶莹地一层层铺满了,银白银白的,像冬天的雪,真是好看啊!这时候,少食的我们小伙伴,一定不会放弃这样的天赐美食的:槐花的香味儿就是集合令;适时的我们,三五成群,姐妹相伴,兄弟相依,到达选好的槐树下,将顶端在家已绑好月芽状铁弯钩的长长的竹杆,竖起来探进层层密密的槐叶枝条的丫杈上,只需稍加用力,一长串色彩丰润欲滴的槐花枝就落地了。闻那鲜嫩的花骨朵们,正散发着诱人的、甜甜的清香时,我和大姐都忍不住伸出小手,又拽又掐地弄来猛塞进小嘴,啊哟!那个心满意足啊,怎一个好字可以描绘呢。那个槐香,它会顺着牙缝,透过舌尖,溢入喉咙,顷刻,满心肠都有清清甜甜的感觉了。
   童稚可笑也真,怎耐时光催人。如今人到中年,我依然记得,每次与大姐采摘槐花归家,勤巧的母亲,总会将槐花和着少许的米或面,或兑入熬煮稀饭,或蒸出绵甜松软的槐花糕,把我们全家打发的,总象过节似的,给少年我们的姊妹五个,留下了难以忘记的美好回忆。
   又到了一年里槐花盛开的时候。此刻,槐花的香味儿,又伴我行走在春深的乡路上了。(王玉英)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仪征市总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仪征国庆路6号 TEL:0514-83452410 83456772
技术支持 仪征电子政务中心
3210810200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