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市总工会
 
本站首页 工会概况 工会工作 工会新闻 党建工作 职工天地 劳模风采 政策法规 工会知识 维权热线
 
欢迎光临仪征市总工会!    今天是: 2018年10月18日  
 
工会工作维权误区的浅析及对策

来源:仪征市总工会 时间:2008-12-11
 

2008年度扬州市工运研究成果
 
 


工会工作维权误区的浅析及对策
仪征市供电公司  刘长田
 
    维权是工会的本质属性,新修改的《工会法》突出了维护,把它规定为基本职责,这是工会历史上的突破;所有制变化、劳动关系复杂、劳动纠纷突出,工会强化维护更是当务之急;劳动者在劳动关系中处于弱势,他们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在政府职能缺位的情况下,也需要工会强化维护职能。
    当前,工会脱离自己的本质属性而从事非本质属性的工作比比皆是。一方面是维护职能发挥不好,另一方面承担了很多工会不应承担的工作,导致工会的地位作用降低。在维权工作中,工会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
    一、尴尬的维权现状
    1、软弱的维权手段
    工会维权靠什么?最重要的手段是依法维权。工会的维权职能,在《劳动法》、《工会法》中都有明确规定。但是在实际运行中却处处碰壁。
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工会组织的地位和权利是“很高”“很大”的。企业重大决策不经职代会通过是不准实施的,开除职工是需要事先通知工会的,企业违反劳动安全法规,工会有权向企业建议组织职工撤离危险现场,工会有权代表职工与经营者平等协商,签定保护职工权益的集体合同,企业不得随意罢免工会主席,企事业单位违反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和其它民主管理制度,工会有权要求纠正,等等,还有很多权利。但是,这些权利在实践中却很少能行得通。法律尊严的丧失在《工会法》执行中体现的是十分充分的。难怪有人把《工会法》称为“豆腐法”、“棉花法”。
    2、梗堵的维权渠道
    工会维权另一个重要渠道是源头维护。可这个源头也时常被梗堵或不通畅。在上层参与中,工会组织很难提出切中要害的建议,甚至有意回避一些敏感问题或涉及工会利益、职工利益的难点问题,很怕给上级领导添乱或引起上层领导的责难与不悦。在基层,企业职代会是工会代表职工参与源头维护的重要渠道,但职代会形同虚设,职工代表徒有其名,工会工作实事虚做的情况相当普遍。参加企业董事会或监事会也是工会源头参与和维护的重要渠道,但是,除了少数国有企业工会主席以外,大量的非公企业的工会主席被排除在外,源头参与和维护无从谈起。近几年建立的劳动关系三方协调机制,只是在市区的层面上,且只是就较为宏观的问题进行肤浅的协商,并没有真正涉及和解决劳动关系中职工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而且三方只限国有企业的范围,劳动关系最复杂的大量非公有制企业并没有建立协商机制。
    3、难以承受的维权成本
     维权是要付出代价和成本的。但巨大的维权成本却使工会干部难以承受,望而却步。这种成本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物质成本。要维权,就要有一定的物质载体、经费和人员。在工会领导机关,建立维权机构,如设立劳动仲裁厅、建立救助中心等需要投入物力、人力和财力,实施法律援助、聘请律师、调查案子都需要资金投入,在目前工会经费收缴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有多少工会组织愿意向这方面投入呢?在一些基层企业,法律规定的工会经费尚需行政的“恩赐”或“施舍”,正常的活动经费严重不足,众多的维权费用更是难以到位。
    第二、精神成本。要维权,就要顶着多方面的精神压力。工会维权的对象大多是弱势群体,侵权的大多是强势群体,在两者矛盾的交织中,工会处于两难的境地。反映真实情况,替职工说话,维护职工权益,怕得罪了领导,自己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不替职工说话,不维护职工的权益,自己就会受到道德和良心的谴责。特别是在基层工会,工会主席大都是兼职,他们也是“打工者”,维护职工权益背负着被解聘的沉重压力,需要付出难以支付的精神成本和物质成本。许多职工包括一些工会干部反映,工会不是维护,是维持。当行政与职工产生利益矛盾或劳动纠纷时,许多工会干部不敢站出来说话,而是巧妙圆滑地、胆战心惊地周旋于两者之间进行维持。他们既不敢得罪行政领导,也不情愿得罪职工群众。在维权上,许多工会干部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况。
    4、虚浮的维权成果
    工会的基本职责是维权,各级工会都深知此理,上级党委也要求工会维权,不维权难以向上级和职工群众交代。因此,上级工会下指标,各级党委反复强调,要突出维权,在各级工会的年度或阶段性工作报告中,工会的维权成果是相当“显著”的。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在软弱的维权手段和巨大的维权成本面前,工会的维权成果也是虚浮多于实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集体合同签定率,其水份能占相当多的比例,其履约率也是不容乐观。建立职代会制度的企业不少,但多数不起作用,长年不召开职代会的企业也不鲜见。工资谈判、评议干部在一些企业成为禁区,许多工会干部不敢动此念头,使这项工作很难深入进行,更谈不上有所突破。厂务公开走形式已经成为较为普遍的现象。在平等协商、签订集体合同工作中,有些企业经营者不容忍工会主席与自己进行“平等协商”、“对等谈判”,但为了应付工作,工会与行政既不协商,也不谈判,只是仿照别家企业拿出一份企业认可但职工不一定认可的一纸合同敷衍了事。
    二、问题的症结
    1、工会主席角色错位
    在企业改制以后,许多国有企业的工会主席由副书记、纪委书记或行政副总兼任,在不少非公企业,工会主席由行政中层干部兼任。这种角色混淆、定位不明的状况使工会难以承担维护职工利益的职责。在利益关系出现矛盾时,他们所代表的多种角色中,有的被强化,有的被淡化,有的被模糊。而被强化的往往是党政的角色,淡化的是工人利益代表者和维护者的角色,模糊的是在多种角色中力求寻找平衡。在有的企业,甚至出现工会主席代表行政与职工打官司的现象。正是这种角色错位,使工会主席难以站在与企业经营者对等或平等的位置上,旗帜鲜明地履行代表与维护职责。
    2、行政化的政治机构和组织体系
    中国工会的性质决定了它在国家政治体制中是一个行政化的政治机构,是直接受各级党委领导的政治团体。在组织序列和机构设置上,完全或基本上是受同级党委的安排和制约,实际上起到了一个党的具体办事部门的作用。工会领导人由同级党委和上级工会协商任命后,受其双重领导,但以接受同级党委领导为主。工会虽说是相对独立的政治团体,在法律上有很高的地位,但它毕竟是群众组织,在党政组织系列中的实际地位并不是很高。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从党政部门调入工会的干部,普遍都有一种失落感、被歧视感,觉得低人一等。在企业,工会即使不被撤并,也属于“三类科室”,工会干部的奖金也比别人少很多。在这种政治体制下,工会几乎从事了党的一切活动,不管是否能参与、是否起作用,都要协调配合,耗费了许多精力、物力和人力,而工会最基本的职责——维护,却往往得不到重视,甚至被搁置不管。依附于这种政治体制的工会组织,是很难适应当前形势需要的。
     3、工会组织孤军奋战势单力薄
工会组织维护职工权益,最根本的依据是《工会法》,但《工会法》的执法主体并不是工会,而是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以及人民法院。但政府和人民法院执法主体的责任并没有完全到位,对《工会法》的执行和认知程度都不是很高。许多事实表明,当工会组织依法维护职工权益而求助政府和法院时,得到的结果往往是回避和推脱。有的甚至阻碍《工会法》的执行。
    4、片面理解整体维护
    工会的维护是两个维护的统一,但是从工会的性质来说,它更应该维护职工群众的具体利益和眼前利益。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以及企业的行政都是从整体利益上来维护职工利益的,在整体利益与具体利益发生矛盾时,工会更应该站在职工群众一边,维护他们的具体利益,这是由工会的个性和本质决定的。有些工会组织片面强调维护整体利益,忽视具体利益,这是本末倒置,放弃了工会最重要的职责,是对自身维权不作为的借口或搪塞。
    5、基层工会组织受到严重削弱
    在改制中,工会组织受到严重削弱。专职干部大量减少,许多工会组织机构被撤并或取消。大批兼职工会干部整天忙于应付上级和会议以及烦琐的事务性工作,工会工作很难深入下去,抓出成效。新建企业特别是非公有制企业工会组建率很低,没有工会组织,何以谈维护?有的虽然建立了工会组织,但形同虚设,根本不发挥作用。在非公有制企业,先建后散的情况也不鲜见。有的企业行政领导公开说,在民营企业,就是要淡化党群组织,弱化党群工作。此外,工会经费收缴举步维艰,工会组织赖以生存的血脉被阻滞,也使工会维权的经济基础受到严重削弱。
    6、工会干部素质不适应
    在市场经济新形势下,工会的社会职能已经发生了变化,传统的工会干部队伍结构已经不能适应以维护为基本职能的新形势的要求。目前,仍有许多工会干部不懂法律、不懂经济、不懂管理。因此,在协调劳动关系工作中无能为力或束手无策,严重影响了工会基本职能的发挥。
    三、对策建议
    1、要强化对工会干部的保护。解决“我维护职工利益,谁维护我的利益的问题”。应该将《工会法》中有关保护工会干部的条款进行细化,提出保护工会干部的具体实施办法;建立工会干部维权保护基金,对那些由于维护职工利益而在经济上付出代价和损失的工会干部给予补偿,对维权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工会干部给予重奖;建立工会干部维权保护体系,上级工会要支持和保护下级工会,形成一级保护一级的维权保护机制。
    2、进一步加大《工会法》的执法力度。要完善《工会法》的相关司法解释,明确执法主体的法律责任,解决执法主体不作为和反作为的问题,实现对违法行为的有效制裁,推动执法主体的到位。要进一步加大人大对《工会法》执法情况的检查,实实在在地检查和发现在执法过程中出现的严重违法行为,依法督促进行纠正,并为完善和修改相关的法律条文奠定基础。要进一步加大《工会法》的宣传力度,提高党政领导和各界人士以及职工群众对《工会法》的认知度,努力形成《工会法》执法的社会联动。
    3、探索和尝试改革工会干部管理体制。在一定层次和一定范围内,建立工会干部直管的管理体制。规模大人数多的非公企业特别是外资和合资企业的工会主席,可尝试采取由上级工会选派或指派,其工资可以由工会经费解决的办法。适应大批民营和私营企业进入社区的实际情况,可尝试建立社区企业工会联合会,由社区企业工会联合会代表社区职工与业主或老板进行协商谈判以及工作联系,社区工会干部由区总工会派出,工资和福利由区总工会解决。要加快建立行业工会,作为市总或区总工会的派出机构,代表行业职工直接与企业进行联系或沟通。
    4、恢复被撤并的工会组织。按照《工会法》的规定,必须重申和强调不得随意撤并工会组织,已经撤并的包括并到党群工作部或综合办公室的,要通过法律和行政的手段,或通过党政组织的指令性文件,要求其恢复过来。当前最紧迫的是要调查改制转制企业撤消或变相撤消工会组织的情况,尽快采取措施把这些企业的工会重新建立完善起来。
    5、明确规定工会专职干部人数。《工会法》明确规定,职工二百人以上的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会可以设专职工会主席。目前,企事业单位配备专职工会干部的情况距离《工会法》的规定还有很大差距。鉴于目前工会干部大量减少和兼职过多的问题和工会维权任务的加重,应该把《工会法》中有关配备工会干部的条款进行细致的司法解释,在工会专职干部数量配备上有一个指令性的规定。通过与政府或行政协商,采取规范性文件的形式,确定工会专职干部配备标准和指数。
    6、进一步加大非公有制企业工会的组建力度。要解决工会组织单兵作战的问题,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积极争取通过法律和行政手段,协调党政有关部门和执法部门,共同促进非公有制企业的建会工作。同时积极探索非公有制企业工会工作的规律和特点,指导和总结非公有制企业开展工会工作的成功经验,帮助企业解决各方面的问题,使其更好地发挥作用。对不建会的企业,可按照有关规定,收取建会筹备金。
    7、努力提高工会干部素质。适应维权这个基本职能的发挥,应该重构工会干部队伍结构。年龄结构应该老中轻合理搭配,特别注意培养中青年干部。工会要培养和吸纳工会活动方面的专家,培养工会自己的法律专家、劳动关系专家、协商谈判专家等,培养一大批精通这方面工作的业务骨干。
    8、加大工会经费收缴力度,壮大工会实力。维权是以实力作为基础的。一方面是要按照《工会法》的要求,对无故无理拖欠工会经费的企业,要加大追究和处罚的力度,采取支付令和缴滞纳金的办法,保证工会经费的收缴。同时要大力发展工会自己的企事业,努力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工会履行维护职能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仪征市总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仪征国庆路6号 TEL:0514-83452410 83456772
技术支持 仪征电子政务中心
32108102000098